当前位置:首页>行业资讯>展会资讯>资讯内容

外企台企关闭工厂 恰恰证明中国制造的成长

发布日期:2018-06-27 来源: 中国低压电器网 查看次数: 4576 

核心提示: 日前,媒体报道中国台湾厂商友达光电在上海的松江工厂要关门。台湾友达光电关闭在大陆的工厂,有自媒体对该事件的分析令人啼笑皆非,该自媒体认为“现在并非外企离不开中国,而是咱们需要外资,这才是赤裸裸的现实;只可惜,多数国人并没有意识到,依旧还沉睡在盲目自大的梦幻中”。其实,友达关闭中国大陆工厂,是产业界优胜劣汰的正常现象,背后折射出的是京东方、华星光电等一批中国大陆面板企业的崛

  日前,媒体报道中国台湾厂商友达光电在上海的松江工厂要关门。

  台湾友达光电关闭在大陆的工厂,有自媒体对该事件的分析令人啼笑皆非,该自媒体认为“现在并非外企离不开中国,而是咱们需要外资,这才是赤裸裸的现实;只可惜,多数国人并没有意识到,依旧还沉睡在盲目自大的梦幻中”。

  其实,友达关闭中国大陆工厂,是产业界优胜劣汰的正常现象,背后折射出的是京东方、华星光电等一批中国大陆面板企业的崛起。

  三星、友达等公司关闭中国工厂折射出国内厂商的崛起

  文章以友达光电撤出中国大陆为引子,随后提到三星、松下、夏普、东芝、索尼、苹果都在偷偷撤离中国大陆,大批在外资企业工作的中国籍员工失去工作。文章中还专门提到三星在越南投资,认为这是一个危险信号,一旦外资加速撤离,中国制造不仅将会被“东南亚制造”取代,而且中国还将面临“无工可打的日子,真的就要来临了!”

  虽然该文听起来很吓人,但只要对三星、松下、夏普、东芝、索尼等企业有一定了解的人,就会感觉到,这种论述明显把因果倒置了。

  改革开放初期日本电器风靡全国,松下电视、东芝冰箱、三菱空调、三洋洗衣机、佳能照相机、任天堂游戏机已经成为一代人的记忆。

  不过,日本企业的辉煌已经是三、四十年前的老黄历了。松下、夏普、东芝、索尼等企业不是主动放弃中国市场,而是被赶出中国市场,只要看一下过去几年这些日本企业的财务状况就一清二楚了。

  2014年,索尼的亏损高达1700亿日元。而且索尼在之前的7年中6年处于亏损状态,很大程度上靠卖大楼和债转股续命。

  2015年,夏普亏损超过1000亿日元。随后不得不卖身鸿海,而且在鸿海收购过程中,爆出夏普之前通过财务造假,隐瞒了3500亿日元的债务。

  2015年,日本东芝亏损5500亿日元,裁员10600人。更要命的是东芝被爆出连续6年财务造假,虚报利润1700亿日元,而且涉及四大业务部门,3任社长参与其中,为填补巨额亏损,东芝将核电业务全部出售。随后,东芝亏损再创新纪录,高达9500亿日元。为了弥补财务亏空,东芝不得不在2017年把存储芯片业务卖给了贝恩资本等财团。

  那么,三星的情况又怎么样呢?三星在中国关闭的是手机和网络设备工厂,但在这两块业务上,三星面对国内华为、华三、中兴、小米、步步高(11.540, 0.06, 0.52%)等厂商来说,压根不具备什么优势,而且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堪称断崖式下跌。根据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数据显示,在2017年第四季度,三星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已由5年前的20%降到了0.8%,面对这种溃败,三星能做的恐怕也就只有把在中国的工厂关闭了。

  就中国台湾的友达光电来说,虽然媒体把友达光电吹上了天,但面对京东方,友达真的没啥值得吹嘘的,就市场份额来说,京东方的出货量已经超越了LGD和三星,就技术而言,京东方的AMOLED生产线早已量产,苹果供应链中的台系屏幕,已然在不断被大陆面板厂商所取代。

  三星、友达等公司关闭中国大陆的市场,是市场竞争中的失败者默默离场。如果将中国企业击败境外厂商,迫使境外厂商关闭工厂的现象解读为“中国将成为最大输家”,笔者也只能佩服某些媒体的脑回路了。

  中国是否需要外资应当辩证的看

  该自媒体在报道中提到,“现在并非外企离不开中国,而是咱们需要外资,这才是赤裸裸的现实”。然而,这个说法是非常值得商榷的。

  在很多领域,中国并不需要外资。在这些领域,如果外资全部撤出中国,对大家的生活基本没有多少影响。

  具体是哪些领域呢?比如自来水、日化、超市、服装、电子消费品等等,因为在这些行业压根就不具备多少技术门槛,外资一退出去,内资企业可以在短时间内把市场空白填补回来。

  也许有人会说,一旦外资走了,有几十万人会失去工作,所以中国需要外资。但实际上,这完全是一个伪命题。因为外资退出去之后,空出来的市场份额必然被内资企业填补,内资企业填补市场就必然会带来人员扩招,结果会是外资退出去的市场和裁掉的员工,最后都被内资企业吃下来。

  何况当年3000万国企员工下岗都过来了,外资企业裁掉几十万人,天就会塌下来么?

  在一些中国暂时还无法涉足的高科技领域,中国确实需要外资企业,比如芯片、大飞机、精密仪器和设备等等。这些外资企业在中国设立的合资公司或办事部门,对于中国实现产业升级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。

  比如半导体设备中的光刻机,上海微电子就和荷兰ASML进行了技术合作,又比如高端机床,某外商曾经的宣传语就是“与中国航天中国航空共同进步”;再比如半导体制造领域,台积电、格罗方德、三星、SK海力士纷纷在中国设立芯片工厂,这些工厂不仅能够给中国大陆培养一批人才,还使国内能够和国际一流技术有一个交流和学习的机会。更关键的是,一旦到了非常时期,中国政府可以直接接管这些工厂,这样使中国在非常时期,不至于无芯可用。

  因此,在一些高科技产业上,如果能够合理利用外资,而不是被外资绑架的话,对于中国产业升级是有积极意义的。

  结语

  对于外资撤出中国,目前的现状是,撤出中国大陆的中国台湾、韩国、日本企业,大多是市场竞争的失败者。而真正具有竞争力,或中国还未掌握的技术,境外巨头反而纷纷往中国大陆冲。就以半导体产业来说,最近几年,Intel、AMD、ARM、高通、台积电、联电、三星、格罗方德、SK海力士等一大批境外企业纷纷在中国大陆设厂,或设立合资公司。

  对于一些外资企业撤出中国,完全没有必要以一副迫害妄想症的心态认为“中国将成为最大输家”。当Intel、AMD、ARM、高通、台积电、联电、三星、格罗方德、SK海力士等企业都不得不把在中国的工厂或合资公司关闭了,中国芯片产业也就崛起了。

网友评论

共有0条评论
马上注册

热门资讯

利来国际网上娱乐 盐源县| 道真| 浦县| 巴林右旗| 庄河市| 大悟县| 饶阳县| 锡林郭勒盟| 怀仁县| 高青县| 密山市| 凤台县| 化州市| 志丹县| 屏南县| 林芝县| 银川市| 尼玛县| 海盐县| 屏南县| 义马市| 泗阳县| 逊克县| 济阳县| 陕西省| 定边县| 通江县| 错那县| 余江县| 阿克苏市| 康定县| 颍上县| 亚东县| 南溪县| 内黄县| 曲靖市| 大荔县| 青冈县| 安化县| 扶绥县| 陇川县| 上思县| 海伦市| 绥德县| 瑞丽市| 泸水县| 淮滨县| 太原市| 合山市| 翼城县| 温宿县| 康马县| 阜阳市| 荆门市| 庄浪县| 赤城县| 沙河市| 固原市| 易门县| 武城县| 上犹县| 洪湖市| 沅江市| 三门县| 平和县| 道孚县| 家居| 东乌| 濉溪县| 措勤县| 汶川县| 长垣县| 崇明县| 洛隆县| 白玉县| 什邡市| 天峨县| 大方县| 台湾省| 富源县| 宁陵县| 建始县| 榆社县| 贵定县| 星座| 梨树县| 勐海县| 布尔津县| 屏东县| 长治县| 安阳市| 镇江市| 晋江市| 东乌| 安新县| 永春县| 融水| 汉阴县| 哈尔滨市| 伊宁县| 双江| 南投市| 毕节市| 格尔木市| 疏附县| 伽师县| 安义县| 英吉沙县| 台南市| 舞钢市| 盱眙县| 岳西县| 新龙县| 长白| 抚远县| 九江市| 灵山县| 吉安市| 南昌市| 荆门市| 沙湾县| 宿迁市| 封开县| 镇巴县| 大同市| 滦平县| 贵州省| 比如县| 正蓝旗| 新乡市| 睢宁县| 饶河县| 霍州市| 肇源县| 南木林县| 吴堡县| 瑞丽市|